息泽和沉晔哪个是东华(放不下的东华帝君,走不出的枕)

来源:八戒影院人气:177更新:2023-02-12 08:33:44

枕上书原著:凤九爱上“息泽”,东华这个醋坛子为何不妒忌?

在枕上书原著中,凤九盗取频婆果掉进阿兰若之梦,她的记忆出现故障,只记得发生过的故事情节,而忘了人脸。

东华入梦救凤九,因此时凤九对频婆果事件对东华怨念颇深,东华便干脆借了“息泽”这个身份和阿兰若谈起了恋爱,两人还“圆房”了。

作为四海八荒最大的醋坛子,在阿兰若之梦中,因凤九和沉晔亲密接触,他就酸到不行,差点连自己的小号(沉晔)都注销了。

那么凤九在阿兰若之梦中,切切实实爱上“息泽”,东华就一点也不介意?

出梦后连三问过东华这个问题,东华说他就是息泽,凤九再次爱上他不就说明她非他不可吗?

在阿兰若之梦,凤九忘了东华的容貌,所以他连容貌都不用改变,只是对其他人使用了记忆修正术,让所有人都以为他就是息泽。

东华还是东华,只是换了一个名字与身份。而凤九再次爱上自己,更说明了凤九却就是喜欢东华这个调调的。她喜欢的不是他的名字,不是他的身份,而是他的本质。

凤九的行为用现在的话说,不就是“不管你啥身份,不管贫穷还是富有,不管是健康还是疾病,我都爱你”吗?

所以东华高兴还来不及,为什么要吃醋?

此外,凤九曾说过她希望东华没那么耀眼,最好只有她一个人能发现他的好,只有她一个人喜欢他。

此时,凤九爱上的“息泽”,正是褪去了上古英雄的光环版本的东华。这也正说明了凤九不再是以前的追星族,或是对偶像的崇拜。此时她和东华是完全平等的。这种爱或许才是真正正常的爱。

所以东华对凤九爱上“息泽”这事,真的一点也不介意?其实他介意又如何,总不能自己干掉自己吧?

别说,后来,他还真把凤九记忆中的息泽变相干掉了。

出梦后,东华用丹药修改了凤九的记忆,把记忆里的息泽变成了自己,把之前所有误会变成都对凤九解释过,且凤九原谅了他。万事俱备,只待去青丘提亲了。

东华以为这是维护住他和凤九那一丝薄缘,最简单有效的方法,却没想到是自己给自己挖个大坑埋了个炸弹……

后来婚礼东华缺席,凤九真正不信任东华,情伤走凡世,就是因为发现东华修改了自己的记忆。

放不下的东华帝君,走不出的枕

作者:"https://weibo.com/u/1772563410">太晨宫无情小仙娥 来自专栏:东华帝君《枕上书》 剧析 专场三生三世枕上书 之 东华帝君 第49集 出梦

​​

既然已经知晓了阿兰若之梦的前因后果,确定沉晔就是这个梦境的关键所在,那么便不再耽搁,帝君和陌少当下赶回阿兰若之府,想要提醒小白提防沉晔,谁知道两人匆匆回府后却扑了一个空。 茶茶:上君薨逝了,阿兰若殿下进宫了陌少:此事时间提前太多了帝君:快去宫里 帝君还记得之前带小白去探查蛇阵时,小白曾说接下来要发生的重大事件就是上君驾崩,但是按理应该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却不想如今竟然已经发生。那就意味着所有的事情都已经脱离原来的轨迹变的不可控起来,不按剧情发展更新而是直接跳转到了结尾部分,上君薨逝阿兰若就要被捕入狱了。帝君自然不会再让小白受牢狱之苦,因此当机立断,即刻进宫。 帝君一心记挂小白的安危,直接“杀”入宫内,也不废话看到倾画就问阿兰若人呢,当被告知小白被沉晔带去了思行河畔抵御夜枭族时,陌少猛然醒悟!苏陌叶:糟了,沉晔一定是执迷不悟,他不会是让殿下也使凤鸣阵了吧 ?

帝君:他敢?! 这横眉立目灼灼辉光!这薄唇轻抿霸气狠厉! 天地共主当如是!嗷嗷嗷~~~ 就这两字也就反复看了几十遍罢了,太帅了有没有!有没有! 简直是开玩笑啊!小白是帝君捧在手心都怕磕了的宝贝,沉晔竟然想打小白的主意让她使用凤鸣阵?!要知道小白自入梦以来元神接连受创,都是靠着帝君的赤金血一路在调养,现如今沉晔你一个的影子居然想让小白用这种燃烧元神的阵法来圆你心中执念,这是要造反了?估计若现在沉晔在眼前帝君能直接一剑劈了他。 而且以帝君对小白的了解,若是沉晔真的开这个口求小白帮忙的话,小白必然是会应允的,但是小白又怎会晓得这个上古凶阵后面隐藏着的深不可测的凶险。帝君是又怒又急,不再多言一挥手带着陌少消失在原地。 而战场上沉晔果真已经在教唆小白使用凤鸣阵,更是将阵法使用的时间提前了许多,幸好帝君及时赶到。

帝君:苍何,本君要去接媳妇儿,影子交给你了!苍何:定不辱命!苍何带着雷霆万钧之势奔驰而来,直接打断了沉晔的剑,中断了小白开启阵法。小白在怔愣间掉下铁柱,还未醒过神来就被帝君拦腰接住。(苍何干得漂亮!) 帝君:为何要到处乱跑?受伤了吗? 两人缓缓降落到地面,帝君放开小白,开口就是略带嗔怪的责问。帝君接连在阿兰若府,在宫里都没能找到小白,是真着急啊! 他多怕因为晚到一步小白不知轻重的开启阵法!因此人还未到苍何先出。在救下小白后,第一句话这真的是急了才会脱口而出,之前小白还说会处理好和沉晔之间的事情,都被“诓”到战场上要使用这种上古凶阵了还一脸懵懂,这小狐狸莫不是个傻的?!但是帝君架不住又心疼她,怕自己晚到一步她已被阵法伤到,所以第二句又关切的询问她是否受伤了。看到小白摇头帝君才放下心来,但还是扶着她的用眼神仔细的扫描检查了一遍,不错,至少外表看起来没有大碍。

随后帝君目光冷冽的看了一眼沉晔,一语不发转身便带着小白离开了战场。沉晔认出苍何,心存疑惑的紧随陌少身后,跟着来到不远处的思行河畔。帝君撤了修正术,沉晔方才认出眼前的竟不是息泽而是东华帝君。 帝君:阿兰若重生的元神,现在在哪儿沉晔看了一眼小白帝君:该不会你已经差不多集全,尽数搁到小白的身体里了吧。 对于沉晔的施礼客套帝君不予理会,本来还有很多时间可以慢慢周旋,如今怎的竟然仓促到直接走最后一步了?若说之前在观镜的时候,帝君还对沉晔心存悲悯,想让陌少开解让他自己顿悟的话,现今他竟敢打小白的主意,既然这样的话,帝君就不准备再给沉晔缓冲的时间了。帝君直奔主题问他阿兰若的元神在哪儿,就是准备摊牌,谁知沉晔不答反而看向了小白,以帝君的超高智商当即便猜到,那“元神”怕是都入了小白体内,估计也是因为这样沉晔才会提前发动这凤鸣阵。

沉晔:世上无事能逃脱帝君的法眼,阿兰若的元神遇到了意外,便进入了她的体内。帝君怀中的女子,是我的执念,还望帝君网开一面,将她还与我。帝君:我的人,为什么要让给你 嚯~~~ 沉晔,敬你是条汉子,居然敢当着帝君的面如此直白的要帝君怀里的女人!沉晔疯了还是傻了?肯定都不是啊,做为帝君的影子他的智商自然也是一流的。按理他既然认出了东华帝君,那么自然也能看出被帝君搂在怀里的女子,对帝君来说有多重要(至少是被帝君罩着的)。但即便如此沉晔还是直白的说让帝君把她让出来,凭什么???因为沉晔清楚的知道东华帝君插手了,他没戏了!眼前的人不是阿兰若沉晔一早便知晓,但是他也看出来这个女子很单纯武力值也不如他,所以他一点都不担心,只要她能配合走完阿兰若的一生,让他收集到最后一次元神,沉晔不介意放过她让她安全出梦的。但是现在不同了,情况发生了陡变,本来沉晔已经可以让她开启凤鸣阵最后一次收集阿兰若的元神了,但是被帝君插手,若再不争取就必将完全的失去阿兰若,这是沉晔绝对绝对不能接受的,所以即便不知道这个女子是谁,即便知道这个女子对帝君来说很重要,他还是开了这个口。 也有仙友会说是沉晔对阿兰若的深情让他不顾一切,但其实私以为他很自私。我们从息泽的口中知道这个凤鸣阵是上古凶阵,开启后会被吞噬元神,但沉晔却和小白说只是做做样子?做做样子怎么可能开启阵法,阵法不开启“阿兰若”不会死,沉晔就无法在她死的时候收集她的元神,所以沉晔根本就是诓骗小白,对沉晔来说他人的生死和他没有关系,他只要能收集到阿兰若的元神就可以了。 幸好帝君及时赶到打断了阵法的开启。帝君也相当不客气的断了沉晔的所有念想,告诉他自己怀中的女子就是本君的女人,本君的女人怎么可能让给你,你便是连想都不许再想了。

小白:我还没嫁于你,怎么就成你的人了帝君:我说过,出梦便娶你 帝君是干脆利落,可小白有点不给力,或许也是因为她心里还是不那么自信,虽然两人已经吃过紫薯饼,但这是在顶着阿兰若和息泽身份的情况下,在白凤九和东华帝君这两个真实身份下,二人却并没有昭告天下也没有任何形式上的认证(其实这就相当于如今的婚前xing行为),虽然睡过了,但对外还是没名没分,谁也不是谁的谁。 帝君自然也是看出了小白内心的彷徨和不确定,因此帝君再一次的亲口予以了承诺和保证,出梦就娶她。帝君神情温柔地安抚好小白,撤了修正术当众恢复了她青丘帝姬的模样,转头对着沉晔直言不讳起来,当然神情自然不会是温柔的。

帝君:小白掉入阿兰若之梦时,你造出的阿兰若的就被她取代了。前代神官息泽倒的确是个高人,如果阿兰若仅仅是只比翼鸟,他教你复生的办法虽然逆天,倒也可行。可阿兰若仅仅是因影子而生成的神女,只有一世之命,一世过后便会化为烟尘,你再怎么收集她的元神,也无法复原成完整的她。你无论如何也复生不了她,她不会再回来了。 这大概是到目前为止帝君一口气说的最多的话了,直接就点破了沉晔的痴心妄想,帝君告诉他阿兰若只是影子形成的神女,永远都不可能再回来了。可见帝君是对沉晔的行为怒了。完全不带迂回的直接就把真相抖了出来,之前还说希望可以让沉晔顿悟,就这么突然的把如此残酷的事实扔到人面前,换谁都接受不了啊。 不过没办法,谁让沉晔动了小白,触了帝君的底线和逆鳞,那对不起了,沉晔你竟然敢对小白动手,那帝君必然不会再对你有任何悲悯,可能也就是从帝君得知沉晔会让小白使凤鸣阵开始,帝君就不再同情沉晔了,而在战场上亲眼看到小白施展术法,帝君就下定了决心要破梦了,所以帝君完全不带回旋余地的直接将残忍的真相抛给沉晔。 帝君不愿对着自己的影子多废唇舌,直接带着小白就离开,谁知半途遇到了渺落化相,双方当即过起招来,帝君小白配合默契,渺落化相更是被帝君一掌击飞。 而此时思行河畔,苏陌叶拿着帝君给他的妙华镜,让沉晔自己看来龙去脉,沉晔发现阿兰若是影子而他自己也不过是个影子的时候,终因承受不住二人没有来生再也无法相逢的悲惨真相而崩溃,当即带着琉璃盏沉入了思行河底。 沉晔死后化为光点自动回归本体,帝君被飞来融入其身的光点阻了一阻,渺落化相趁机对着小白出手,从她的凤羽花印记里取出了元神红气。帝君回过神来发现小白昏迷倒地,当即出手一掌击中渺落化相的额头正中,但仍旧为时已晚,渺落带着到手的元神红气消失在梦境中。

之前有看到仙友说帝君的额间印记是佛印轮,特意比对了下,并不是哦,想想也是嘛,这个佛印轮又不帝君专属的,怎么可能印记是这个。但虽然不是佛印轮还是很漂亮不是嘛! 因沉晔已死,梦境已逐渐呈现崩塌之势,加之小白昏迷帝君无暇顾及渺落,当即便抱着小白带着陌少也离开了阿兰若之梦。守在解忧泉边的连三殿下终于等到帝君出谷了,那声问候激动中又带着温柔且满目欣喜,可惜帝君却是一脸严肃地抱着小白直接和燕池悟换了住处,并唤连宋让他跟着一起过来, 连宋不明所以,还在那里逼逼叨叨的支招(支啥招呀,帝君都不晓得领先了你多少步了好吧),而帝君完全没有睬连宋。

连宋:你在她身上施昏睡诀做什么,你是希望她多睡一睡,养一养精神,还是凤九得了什么重症?帝君:再咒一句小白身染重症小心我就打得你身染重症。连宋:那你这是为什么呀? 看看看看,连宋本是一句玩笑话,帝君难道连一句玩笑话都承受不起?自然不是,只是因为如今的小白在帝君心中的地位已然不同,帝君便是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也要护着小白周全的,又怎能容忍别人随口说一句不利小白的话呢。 啧啧啧,三殿下实惨,和帝君辣么多年的交情,却被无情的diss了。

帝君:她因为我受了很多苦,她本不该受这些的。连宋:你是东华帝君,像她这样的小神女,爱上你这样的尊神,多一些坎坷不是应该的吗?你干吗生出这么多惆怅啊? 帝君于梦境中走了一趟,出来后原本无波无澜的九柱一心,如今竟也为爱而动,为爱而感,不得不说这个发现让连宋很是惊讶,这还是之前那个清隽高冷的东华帝君吗?! 而且大家看连宋说的这个话,其实也是隐晦的在说,以东华帝君这样的尊神的身份来说,要有一段姻缘不容易,可能于双方都会颇为艰难,渡得过便是缘,渡不过便是劫。

帝君:缈落除了遗留魔族的血泪外,还有一缕元神红气,一直被封在小白的凤羽花印记里,缈落的化相在阿兰若之梦中拿走了那缕元神,还伤了小白。连宋:什么?! 两人说话间妙义渊异相显盛,小白额间印记闪烁,帝君抬手一个伽印叠入小白额头,起身来到外间,神情肃穆。其实帝君看着小白除了感慨一路走来小白的付出,更是忧心往后,渺落的存在是一个巨大的隐忧,还记得帝君此次入梵音谷前,在太晨宫连夜招来连宋,和他之间的对话吗?(第28集传送门:第28集 大义),帝君之前就在担心这妙义渊不知何时会崩塌。渺落一直蠢蠢欲动,如今更是取回了元神红气,必将实力大涨,而自己为了救小白卸去了九成功力,此消彼长之下,形式已然不容乐观。 帝君:连宋,你去召集梵音谷各族君王,护送所有人出谷。让燕池悟即刻返回魔族,通知煦旸务必守护好血泪。若让缈落得到血泪,妙义渊关不住她。帝君:天君那里还需你斡旋一二帝君: 还有一件事,也有烦请你。。。连宋:这几十万年不见你跟我客气,你非要在这种时候跟我客气吗?是不是跟凤九有关? 要说帝君和连宋这几十万年(连宋没这么老吧,不是九万多岁嘛,几十万年咋来的?可怜的连宋,数学莫非是体育老师教的? 连宋:嗯?哼!编剧,粗来!)反正不管了,便是这么多年来,这二位的情谊真不是假的,帝君口气一紧,连宋立马会意必有大事。当下收起玩笑戏谑之心,躬身行礼。帝君在处理大事上从来都是果敢利落,虽然如今看着妙义渊还能困住渺落,但明显已经岌岌可危了,若渺落脱身谷内必将生灵涂炭,不如趁早将各族迁徙出谷另觅良地。 但这种整族搬迁实乃大事,若论常理该由天君定夺安排,只是如今事急从权帝君直接跳过天君发号施令,帝君自然是不会担心天君有什么想法,但是未免天君有气对着别人发(比如在安置梵音谷众人时出点难题,使点绊子什么的),帝君还是觉得让连宋出面沟通下比较好,毕竟连宋除了深得帝君信任外,本身能力也是不容小觑的。 而当帝君一说“烦请你”,连宋立马就秒懂哇,这份通透! 连宋晓得帝君在说正事的时候从来都是直截了当,干脆利落的,如今竟然用到“烦请”二字,那必然就是私事了,有什么事是帝君自己办不了还需要借他人之手的,那必然就是只有和凤九有关了。

帝君:这些事不要让她知道。她进阿兰若之梦前就身受重伤,好不容易在梦中休养好了,却因为缈落拿回元神又再度受伤,她似乎遇到我,就一直在受伤。帝君:天族接收梵音谷众人,魔族守护好血泪,缈落的事我来应付。至于小白,暂时先让她好好休养,过一阵再说吧。果然,帝君怜惜小白自从爱上他便一路坎坷,更是担心小白元神一再受创,要连宋帮忙瞒着她,莫再让她忧心只专心调养为好。看着帝君离开的背影,连宋禁不住感慨万分。 无情小仙娥:三殿下,是不是有种被“失恋”的感觉?连宋:。。。。。 你想昊天塔一日游? !

安顿好一切后帝君赶去了妙义渊,一为探查渺落现状,看看得到元神红气的渺落现在是何状态。二为巩固封印,可以为梵音谷众人搬离争取更多的时间。三来便是为了小白“报仇”,因为渺落从小白封印里抽取了红气而使得小白好不容易调养好的元神又受到了伤害,可惜帝君没有法子可以杀了渺落,但是让她也受点伤吃点苦还是没问题的。 正好借机重创一下,免得渺落蹦跶的太欢! 终于忙完一切,帝君可以回玉林院好好歇会儿陪陪他的小白了。小白先于帝君醒来,看着躺在身边的俊颜,不禁回想起帝君睡觉时的习惯,爱侧着睡,爱将头发睡的凌乱(你倒是乱一点啊?!)。这些习惯估计就是小狐狸时天天和帝君朝昔相伴时看到的,要说小白真的不错了,知鹤和帝君同一屋檐下住了那么多年都未必能知道帝君睡觉的习惯好不好。这里实名羡慕重霖小哥哥哇,重霖应该知道的清清楚楚,太羡慕了有没有。

帝君:醒了?伤好些了吗?小白:嗯,好多了,你呢?帝君:还有些乏,让我缓缓。 小白忍不住对着帝君动了动小手手,帝君被闹醒看到小白还算精神也是放下心来。但小白问他的时候,帝君却是毫不遮掩的就说了自己觉得乏,还未缓过来。 想想帝君是真辛苦啊,看完“小电影”就连续转了两个场子找小白,从沉晔手中拦下小白干“傻事”,接着又和渺落化相打了一架,随后带着小白,陌少破梦而出,紧跟着又安排了诸多事宜,还跑去将渺落揍了一顿。这么连轴转,本来就耗体力,况且帝君卸去的九成法力也不是说出梦了就能自动回来的,是要靠后期慢慢修养(为主)再加修炼给整回来的。这会子帝君才没睡多久,还没能彻底缓过来呢,所以后面搂着小白说话的时候,帝君大多还是闭着眼睛的。

小白:我们…从梦里出来了?东华:嗯。小白:既然没什么大碍。那阿兰若里的一切都已经散了吧?东华:都散了, 但我们还在。小白:我们不是阿兰若和息泽东华:当然不是他们,你是你,我是我。而我们还是我们。小白:这样真好 小白说阿兰若里的一切都已经散了吧,其实带了点惶恐,带了点试探的。惶恐是不是在梦里的一切都已经消失了,在梦里两人好不容易打开了心结,互证了情意,如今梦里的一切都消失了,那之前的感情呢,梦里的承诺呢?小白自然是不好意思直接问出口的,只能如此委婉曲折的表达下。 还好,帝君的回答坚定又给力,梦确实都散了,但我们还在。并且还肯定的告诉小白,他们是他们,而我们还是我们。这也是帝君的一个肯定及承诺:“我们从来不是息泽和阿兰若,我们只是东华和小白,曾经说过的一切都不会因为梦散了而消散,我们在或者说我在诺言就在。”小白也满足于帝君的这个肯定的回答,帝君亲了亲小白额头,两人相拥而眠。

帝君:小白,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伤心,我们生生世世都不再分离。 帝君这句内心的独白小白并不曾听见,但这或许也是后续帝君为何会瞒着小白什么事都不告诉她的一个原因,帝君不想小白再受到哪怕一丁点的伤害了,可是事事难料便当如是,便是贵为尊神的东华帝君也无法掌控往后的一切。 且不说往后如何,但说当下,两人才睡稳妥,jh却不请自来,到底哪儿给她的自信可以深夜往帝君屋子里窜的?小白被吓得缩成一团,帝君起身遮住小白,施法关了房门。 回头看到躲在被子里的小白,帝君也是觉得甚是有趣。

帝君:吓到了?有我在还害怕?小白:不怕,只是有点不好意思 嗯,我们东华大宝贝潜台词其实就是:我这么厉害,有我在身边保护你,谁来都能给打出去,你还怕啥。 结果没想到小白是说觉得不好意思,帝君也是觉得好笑,小狐狸果真可爱,虽然两人已经吃过了紫薯饼,但在别人眼里却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就睡在了一起,小狐狸矜持自然会害羞,估计也是这个原因,两人随后便去了女娲娘娘那里领了结婚证,嗯?有证吗?还是仅仅是个登记?哎不管了,反正就是合法夫妻了啦,只是差一个仪式而已。

帝君笑意未落便见小白皱了皱眉,顿时便紧张到不行,还好小白只是说头有点晕。帝君也没有告诉她是因为渺落强夺了她封印里的红气而伤了她,只说太累了让她再睡一会儿,并且为了让她睡的安稳帝君又开始施法了。可还记得就在前一刻帝君才说还有点乏,需要缓缓,并且和小白聊天的时候还都是在闭目养神着,可见是真的消耗过甚(毕竟只有一成法力还这么来回折腾)。但是事关小白,帝君再乏也不会不管,法力体力的消耗根本不算什么,为了小白帝君可是连命都可以不要的。当帝君开始认清自己的感情为了小白卸去法力凭肉身入梦时,便一直都是在用命爱着,呵护着小白,或许帝君用的方法不一定是小女孩最喜欢的方法,但着实很用心了不是吗?!第 49 集 完文末福利:不要打我! !!哦,你们也打不到,我去昊天塔了,略略略~~~ (*/ω\*)

最新资讯

郑重声明: 泡泡影视提供内容自动采集并不提供资源的存储服务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给我们留言我们!

Baidu   Google   神马   Sogou   360   Bing

All Rights Reserved ©2019-2023· 泡泡影视